首页 > 精选 > 荆州时政>正文

微信喷发悲壮的火焰燃烧在冲锋陷阵的硝烟中 记“新冠肺炎”阻击战中的呼吸科护士团队

作者: | 来源:
分享到:

2020-02-11 19:54:09



“杨鑫和王玲莉两人在做咽试子,人手可能有点吃紧,有谁来?”

“暂时不用增援,我和王玲莉先顶着,不行了你们再增补上来,免得大家都被感染。”

“头,我下夜班才睡醒,我可以去采样!”

“护士长,我行,我来顶!”

“我来!”“有我!”“还有我!”

……




1月28日(正月初四)下午5时,呼吸科护士长吴迪没想到,自己的一则信息顿时在科室护士微信群里产生了这么强烈的反响——她被感动了。更让她没想到是,随后点燃在微信群的那一个个直戳心痛的悲壮——她忍不住哭出声了,这些朝夕相处的战友大多是年轻妈妈和刚刚参加工作的孩子!

“当哪天我被列入应急队,我要不要写下一封遗书?”

“不会死,我还没浪够!”

“不能死,我的孩子还没断奶!”

“我把头发剪短得扎不上了,这个年咋过啊!”

“年,可以来年再过;头发,剪了还可以再长!”

……

 

“新冠病毒”是肉眼是看不见的,能看到的只有严重后果。年轻的她们内心也会有脆弱的此时,只是她们决不被毒魔征服。今天,我们虽然听不到她们在微信里共鸣的悲壮声音,也看不到她们包裹严实的纤细身影,更辩论不出那一张张清秀的面孔,但是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我们最能真切地感受到她们赴烫蹈火、冲锋陷阵的大无畏精神!



她们的无畏与果敢,还得从我院接诊的第一例“新冠肺炎”那天讲起——

2020年1月7日,副主任医师陈振平在呼吸内科专家门诊时,接诊了一名发热咳嗽的病人。那段时间,电视和网络上均报道了武汉发生的不明原因感染性肺炎消息,虽然尚未定论“是否人传人”,但他出于职业敏感和专业警觉,按呼吸道传染疾病收治处理原则和流程,迅速将这名传染病可疑患者转送到荆州市胸科医院,成为该院当时收治的第一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

作为呼吸专科,他们早在2020年1月中旬就从“武汉不明原因肺炎”信息中预感到超乎寻常的疫情就要来临。肖卫主任迅速在科室进行预警,展开医护人员及病人的防护工作,规定医护人员必须戴外科口罩并加戴一次性医用帽。吴迪护士长将病区平时用的含氯消毒剂浓度从500㎎/L提升到2000㎎/L,并增加病房和办公区的紫外线照射消毒频次,在严格进行普通消毒的同时采取喷雾消毒。紧随着,央视新闻播放钟南山院士接受记者采访证实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的消息后,各地开始部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并很快相继启动疫情防控应急响应机制。作为呼吸道疾病防治专科,他们提前就进行了包括防控措施、患者管理、医废处理、病人转运流程等知识培训。当医院启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Ⅲ级应急响应机制后,他们按照《“新冠肺炎”诊疗指南》对1-3级诊疗规范、穿脱防护服、戴口罩、病房消毒隔离、医务人员防护等进行强化培训。在医院开设隔离病区前,就在呼吸科病区落实早筛查、早隔离,发热患者单间收治,诊疗物品专用专控,避免交叉感染。在落实和把关消毒、隔离、防护的环节,护理人员最是费心操劳。作为疫情高危科室,在之前收治数例疑似甚至确诊病人、和重症新冠病人的过程中无一例医护人员被感染,这个功劳不能不给她们记上。

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大量疑似病人等待确诊,第一批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于1月23日抵达医院。采集“新冠肺炎”标本是鼻咽拭子,需要将细长的干拭子与上颚平行插入鼻孔,与鼻咽后壁接触轻轻旋转,停留5秒吸附分泌物后再慢慢移出拭子,操作中尽管手法再轻、部位再准,病人也会难免因鼻咽刺激生理反射而咳嗽和打喷嚏。要知道咽拭子上的分泌物尤其是咳嗽和打喷嚏的飞沫气溶胶,都极有可能携带感染性很强的病毒。毫不夸张的说,咽拭子采样险如“探雷”,不仅最脏、最累,更要冒最大风险。然而面对这个高风险,呼吸科的年轻护士们却个个表现出非凡的勇气和担当,无疑就有了那天晚上她们在微信群里喷发出的悲壮。



做咽拭子采样工作最初是3人,护士长吴迪自然是当仁不让带领护理骨干杨鑫、王玲莉一起打头阵的人。随着咽拭子采样工作量与日骤增,这个“尖刀班”逐步增加至6人。她们是护士长吴迪,主管护师杨鑫,共产党员王玲莉,技术能手朱贝妮、朱英、孟雅文。还有自告奋勇先后参加增援顶班的战地护士:田甜、肖玲、李郑甜、邓世琦。

她们每天完成咽试子采样50-80人次,每天连续采样4-5个小时,中途不能休息。武汉同济医院护理部主任汪晖在接受央电视记者采访时曾数度哽咽流泪直言:“每一份标本采集,护士都要面临一次极大的风险”。华西医院护理部2月4日的官微指出:“暴露于这类高风险操作的医护人员与非暴露者相比,感染率增加2.86倍。”能在这样高危风险上坚持作战,不是任何文字可以轻易就能描述出来的。



还有很多感人事例,她们却觉得不值得提。比如:女医生、女护士为了方便穿脱隔离服而忍痛割爱把漂逸的长发剪成短发,理发店没有开门就自己给自己剪或老公帮忙剪;田甜爷爷去世后,她大年三十赶回家哭着在爷爷灵柩前磕了几个头就强忍悲痛急速返岗;年轻的妈妈张珊、熊莎妮含着眼泪狠心给孩子断奶……至今,《请战书》还在接连不断地递交。这一桩桩、一件件悲壮豪迈的举动,如何不令人潸然泪下!

2020年1月14日,她们与全科人员一道奋力将一名危重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起死回生的患者抑制不住内心激动,在病床上用手机写下了《病中吟》,对生命感叹之深,对医护感激之切!

在看不见的角落里,她们做的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多……或许当一切过去后,她们的名字不会被铭记,但是我们一定会记得!

( 通讯员 邢程 林发魁)



党报聚合云媒体

荆州日报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