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网 > > 新闻 > 深度报道 > 详细内容

揭秘大同副市长王伟国被杀背后家族内的失衡命运

作者:吴丽玮   |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3月15日 08:38

分享到:

"L:p8JL/^M0

大同副市长被杀背后家族内的失衡命运

t7GMa)qQZS"J0

境遇起伏楚网9H}~(K&W)B;f*N

2007年,周云卖掉了房子,远赴云南做生意。自从大同第二面粉厂倒闭后,单位留给他的福利只剩下这套公款购买的房子。本刊记者看到,掩藏在临街繁华铺面中的破陋小区只有五幢楼,每幢不过六层高,外立面显示着小区的老旧。1995年,周云搬到这里,他卖房时房价还没涨起来,80多平方米“就卖了十来万”。楚网 R3vf/a&ce L)bt

人走了,他留下的痕迹依然被邻居们嘲笑着。楼房每层有三户人家,周云家在一层的中间。正对他家大门的楼梯扶手有点扭曲地拧着。邻居说,周云因为不满隔壁老头的闺女把摩托车放在楼道里,“有汽油味,熏着他了”,于是报复性地锯掉了楼梯铁栏杆最外面的一截。“很多人骂他缺德,铁扶手锯得棱棱角角,稍不注意扶上去就把手划破了。”邻居说,周云后来被骂得没办法了,找了一个洗手间的地漏网堵了上去。关于他和邻居老头的交恶,还包括他趁老头出门时往对方门把手上抹502强力胶。

kzB1_j-l0

周云和左右邻居都吵过几次架,这可能是他跟人交往的最主要方式。其他的邻居都和他交流甚少,最主要的印象都是:“性格别扭,和一般人不一样,不跟人说话。”住在五层的一户人家据说跟周云是七拐八拐的同姓远亲,但两家的接触也少得可怜。这位远亲说,最多也就是平时在楼道里打个照面说:“上班?”“上班!”别无他话。远亲甚至没见过周云的老婆,“平时他都是一个人住,只见过一次他儿子,在外当兵回家探亲的时候,在楼道里碰见他穿着军装在开门”。

E+w,z:C;X/Spl0

周云结过三次婚。“离了两次婚,挺能耐,每次娶的都是大姑娘。”周云在第二面粉厂的同事郭银告诉本刊记者,“第一个是医生,第二个在铁路部门工作,第三个是教师。”周云1953年出生,在郭银的印象里,第二次婚姻开始于1993到1994年,第三次在1997到1998年的样子,那时周云年纪已经不小了,还带着一个儿子。郭银说,周云“长得不赖,1.8米的个子,挺魁梧,在男人里算是标致的”。除了形象不错,周云在当时算是家庭条件优越。郭银说,1992年,周云调到第二面粉厂上班,“他当了5年兵,复员后在大同兽药厂上班,后来调到面粉厂,直接当上了副厂长”。郭银1990年从部队转业,比“当战士回来的”周云个人条件要好,但在面粉厂也只当了科长。郭银说,周云之所以能当副厂长,是因为他的父亲当时是雁北地委轻工业局的副局长。楚网/k O&TN&E%q[

周云兄妹是干部家庭,他们与王伟国的出身很不相同。与周云的小妹周燕结婚时,王伟国不过是雁北教育学院新分配来的老师,农民家庭出身,毫无背景,他的婚姻被熟悉他的官场同僚评价为“在当时绝对是高攀”。而周云凭借着家庭背景,轻松当上了第二面粉厂分管保卫的副厂长。郭银说,平时在办公室,同事们经常“拉呱拉呱”,唯周云独来独往,“周围没什么人,也没有要好的朋友。他在办公室,托着腮,一整天就这样,从不出办公室门,尿尿都是尿到痰盂里,从来不出去上厕所”。2002年,第二面粉厂停产后倒闭,职工们下岗分流,郭银是少数留守人员之一。“周云家里有人,把他的关系转到了第三粮油储备库。”第三粮油储备库和第二面粉厂是平级单位,现在还在开展经营活动,工人们工资少得可怜,每月不过五六百元。周云将工作关系转到第三粮油储备库后,职务变为“调研员”,无需上班,每月能拿到600元工资。

IaO3eJ-@^0

失业后的周云卖掉了房子,在原平市开过废品收购站,不成功。此时他的妹夫王伟国通过大同市干部公开选拔,当上了大同市下辖的矿区区长,从副处级升为处级。2007年周云远赴云南做生意,此后他的生活外人知之甚少。此时王伟国从矿区调任左云县担任县委书记。左云县是大同的经济强县,在这个岗位上得到重用,意味着他的仕途不会就此结束。楚网HUM!w/OL |:c

王伟国的仕途

&nu8h SD;kLM0

“通过干部公开选拔当上矿区区长,对他来说是个重大的飞跃。”大同市一位熟悉王伟国的市委老领导告诉本刊记者。2001年,大同市实施公开选拔县级各类干部的政策,打破不同部门、岗位的界限,副处级或正科8年以上的都可以选报正县级岗位。王伟国当时是大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经过笔试、面试、民意测验及考察其“八小时”以外的表现等等,在几十个候选人中胜出。

V drm*cZ[KC0

这位老领导向本刊记者回忆当年:“那一次当上区、县长的干部有四五个。”王伟国任区长的矿区地处大同市西南城乡结合部,全区下辖26个街道办事处、102个社区居民委员会,人口在50万人左右,无农业人口,是个典型的工矿区。老领导说:“矿区最早是政企合一的,由大同矿务局和政府一起管理,最开始是矿务局的部分领导在矿区当书记、区长,后来才分出来由政府接管。矿区长期没有自己的土地,它所使用的土地都归南郊区所有,只是管矿区局职工家属的几条街道而已,没有自己发展的余地。”楚网(w5W!LTq nPY

但这位老领导仍认为这是王伟国的重大转机:“如果没有抓住这个机会,王伟国以后可能当个宣传部长,甚至到政府当个主任或局长,这些职位是比较多的,但县委书记、县长的位置就比较少了,大同市只有22个。当了局长,以后基本就没有上升空间了。但一般讲,区、县长如果年龄不太大,很容易当上区、县委书记。区、县委书记那算‘重用’,我们管书记叫‘官’,当个局长只能叫‘僚’。”

K }/x4H)pV9[/q0

在此之前,王伟国的仕途平缓。他被分配到雁北教育学院当老师后,第二年是凭借岳父的关系,借调到雁北地委宣传部下面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从政后8年才当上理论科科长。1993年,雁北地区和大同市地市合并,1997年他才升为大同市宣传部副部长。老领导说:“他到副县级已经算比较迟的,主要原因是当时的干部队伍压的人比较多。”这位老领导对王伟国的工作能力评价颇高,在宣传部的工作中,除了“文笔好”、“理论水平高”,王伟国更是善于领会领导的意图。大同市原市委副书记安大钧本身也是宣传部长出身,讲话稿很不放心让别人来写,只有王伟国得到了他的信任。“安大钧的讲话录音都是王伟国来整理,整理完安大钧还要提出修改意见,王伟国能跟上思路,改出来的东西最让领导满意。”

io(tq"O!i0

虽然一直都在宣传部门工作,但王伟国矿区区长的工作还是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认可。2006年,王伟国等到了升迁机会。2006年5月18日,大同市左云县张家场乡新井煤矿发生透水事故,这起矿难最初被瞒报为5人被困,之后谎言被不断戳穿,因矿方和有关人员瞒报事故贻误了最佳救援时机,最终56名被困井下的矿工全部遇难。当时的左云县县长张明生等人因此被免去党内职务,王伟国在此时被派到左云县任县委书记。老领导说:“县委书记是关键岗位上的干部,当了县委书记意味着以后可以干到市级。从区长到县委书记是升了官,县委书记是由省委直接任命的。”

]&^I,@7j$p0

甫一上任,王伟国面对的压力巨大。“因为矿难,当时左云县名声不好,经济严重下滑。”一位熟悉王伟国的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宣传部副部长出身的王伟国对矿难的媒体报道管得非常严,他上任后,一条关于左云恶性矿难的新闻都没有了。”老领导说:“王伟国是临危受命,上级考虑到他有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他也是一个适应能力非常强的人,在左云干了5年,干得非常好,尤其是煤炭资源整合的工作非常出色。”楚网I+f+h9yo*v&NDD_p

从数字上看,王伟国任内对左云县煤炭资源整合的成果显著。2009年,山西省开始整合全省的煤炭资源,预计到2010年,全省矿井数量要控制为1000处,矿井规模达到90万吨/年,企业规模不低于300万吨/年,并实现综合机械化开采。左云县是山西省内煤炭生产的重镇,境内煤炭分布面积650平方公里,储量约100亿吨,现年产量可达1350万吨,年出口量100万吨,煤炭分布广、煤层浅、煤质好,是全国闻名的优质煤生产县。整合一年之后,左云县吊销了县内23处矿井的相关证照并关停了煤矿,以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主体企业,将26处煤矿整合为12处,生产规模由561万吨/年增加到930万吨/年,以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主体企业,重组整合16处煤矿为7处,生产规模由584万吨/年增加到860万吨/年。

Ff Mk$|rk0

王伟国的第二次“临危受命”更加传奇。2010年1月,大同市副市长王雁峰、市公安局局长申公元、南郊区检察长冯志勇等人因严重受贿落马,引发了大同政界的极大震荡。导火索是被通缉2年的煤窑矿主李克伟的归案。2004年12月17日,左云县店湾镇红窑沟煤矿突发事故,矿主李克伟为瞒报此事,将井口封死,4年后,这次恶性矿难才被曝光。李克伟归案后交代,2006年上半年,他向申公元行贿2900万元现金和83万元汽车一辆,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提供保护,此后涉及此事的副市长王雁峰等人也相继被拉下马。知情人说:“当时王伟国已经在左云县上任,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申公元、王雁峰被‘双规’后,很多人都认为这仅仅是开始,但王伟国始终没有受牵连,恰恰相反,顶替王雁峰副市长空缺的人正是王伟国。”

zxx*OB?3[x0

王伟国的仕途由此有了新的机遇。2010年11月,接替王雁峰副市长位置的王伟国从分管工业等部门,调整到分管科技、教育、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和体育等方面的工作。大同政界一位官员向本刊记者分析,王伟国在几个被提拔的区、县长中,归宿最好。“谁都想留在大同,但最终只有他留下来了,几个重要城区的区委书记都被派到了晋南的其他地区。如果顺利的话,最终王伟国能在山西某个地级市当上市长。”楚网 `#v&V{ wa#R

两个家族

&L0|$iXr?/P Yp w0

周云的老家在朔州市怀仁县云中镇于家园村,距大同40多公里。村里的老人很多都搬到大同市几十年了,解放初大同矿务局来村里招工,招走了一大批人,现在村里周家的亲戚只剩下周庆平一家,他的父亲和周云的父亲周世荣是堂兄弟。解放前,周世荣和弟弟周世金跟着姐夫贺成祥一起出去打游击,解放后贺成祥当了雁北地委的县武装部部长,周世荣和周世金也在雁北地委当上了局领导。周庆平的印象里,只有1962年国家压缩城市人口和工厂职工时,周世荣一家才回村里短暂停留,此后只有祭祖、办丧事时才能看到他们家里人回来。

Ki6? o;h0

周庆平对周云的印象更是少得可怜,上一次见面还是20多年前,当时周云的母亲病逝,全家人回来操办葬礼。“周云没个大哥的样子,不顶用,懒惰,不求上进。连他爸爸以前都说过,没(周云)这个儿子,也不上班,到处流浪,以后再也不提起他。三年前,周云的奶奶去世,只有周云没回来,十几年前他爷爷去世,周云也没有回来,他和家里人的关系都很紧张。”周庆平告诉本刊记者,“周家二小子周雨勤快,家里的事情前前后后都是他来操办。”

3Q2SqD:X f0

周云的“周家长子”形象早已荡然无存,他同样被妹夫王伟国所嫌弃。知情人说:“王伟国很早以前就在私下里抱怨:‘我这个大舅子,可讨厌了。一来就喝酒,一喝酒就闹事。’王伟国晚上还想看看书写写字,可周云一来,46平方米的家里无处清净。周云不务正业、赌博、喝酒,王伟国非常厌恶他。”周云生意失败从云南回来后,找王伟国办事的次数逐渐增多,这时王伟国早已搬进了大同市高档小区19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里,知情人说:“周云觉得你是靠我爸爸提拔起来的,我是你大舅子,帮我办事天经地义。王伟国不愿给周云办事,但不愿得罪周云,从不说硬话,周燕又不太有主意,调解双方矛盾中间缺少艺术性。”

L)FP%J0Uh&r;eC0

知情人说,周燕“人比较老实软弱”,与周云的关系还算和缓;王伟国则为人圆滑,“如果在路上被人叫住,他不管认不认识、记不记得,都会掏出烟来,先给你递一支”。王伟国是浑源县人,在大同市委、市政府当干部的浑源人不少,30多个局、委、办、室中,浑源人担任一把手的就有9个,加上担任副职的人就更多了。“在这些浑源领导干部里,王伟国的职务最高,是这些人里的‘老大哥’,他会维系这个官场上的同乡圈子。但别人求他办事,他一定是哼哼哈哈不给你办,但看起来特平易近人。”王伟国看来是“铁面无私”,不光周云,甚至包括王伟国在浑源县麻庄村的家人在内,并没有因为王伟国的升迁而得到特殊恩惠。王伟国的父亲去世前一直住在他铁牛里小区的46平方米的老房子里,父亲去世后,王伟国的大姐因为拆迁又搬进来暂时居住。王伟国的三哥、四哥还在村里务农,这个大同现代农业示范村,因为有企业的投资,盖了一幢幢漂亮的屋舍,但这些与副市长王伟国通通无关,来投资的是从麻庄村走出去做生意成功的本村人。

i6E:d)NOe['Iy5?0

按照现有对外公布的消息,周云起杀机的原因是王伟国没有给自己和自己儿子解决工作问题。知情人觉得这种说法可能性很小:“周云马上就60岁了,为什么现在要调工作?即使从企业调到事业单位,待遇又能有多大差别?周云的儿子在法院工作,本身就不错。”这位知情人推测说,周云爱赌博,几年前在云南边境上做生意,很可能是因为经常光顾边境上的赌场而败了身家,落魄而归。“周云找王伟国办事不成,心生怨恨的可能性很大,但他可能不是给自己办事,也许有人知道他是副市长的亲戚,拿钱贿赂他,求他帮忙办事。周云收了钱,但遭到王伟国的拒绝,没法交代而起了杀机。”楚网:K H"N$H m I c'e:M

根据小区的监控录像,出事前不久,周云至少三次出现在王伟国家附近,但都没有等到王伟国回来就离开了。出事当天,周云去了妹妹家,王伟国不在。晚上十八九点时,周燕接到了王伟国的电话,说一会儿回家。一位办案人员透露说,周云听到电话的内容,假意要走,说“不想见他”,然后潜伏在楼道里半个多小时。王伟国从不让司机把车停在家门口,而是从御河路附近下车,从小区北口进入,步行回家。周云举起准备好的铁锤,重重地砸向了王伟国……楚网Y8IleOB E\f